雪羽

All叶
All业
花爷受。
优米不逆
安右,主雷安不逆。

错的时间2

ooc属于我

不像花吐的花吐梗

私设巨多

没什么用的前文

———————————————————————————————

  等到安迷修再次出现在参赛者视线中的时候已经距离上一次间隔两个星期之久。在别人眼中安迷修依旧像之前一样,除了时不时夹在衣领中或者在打斗过程中莫名出现在身边的紫色花瓣以外,别无二致。

  “大哥,他出现了,你要去……”卡米尔话还没说完便被正好从一旁经过的佩利和帕洛斯给打断了“什么?是要去打架吗?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别吵,乖乖听老大的。”雷狮冷笑出声“哼,当然,几个星期不见,我倒要看看他在玩什么花样。”

  安迷修现在的境况可以算的上是异常艰难,吐花的频率已经越来越快,多亏安迷修没有组队,并且现在还没有到需要互相厮杀的局面,所以哪怕有人看出不对劲但也不会有过多的关注。

“所以这到底算不算幸运啊。”在确认杀死这附近最后一只积分怪后安迷修靠着一棵树闭眼坐着休息,心里默默念叨着。

  所以当雷狮找到安迷修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安迷修在树下安静睡着,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间隙洒在脸上,而在他的周围零零散散的有着几朵淡紫色的花朵。雷狮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慢慢走过去蹲下。“这样看着还挺顺眼。”雷狮用食指轻轻戳了戳对方的呆毛“这次就先放你一马。”

  当安迷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他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拍掉身上的花瓣“啊啊,居然浪费了这么长时间吗,等会再刷一下好了。”

  “这什么怪啊,这么强。”安迷修勉强挡下怪物的攻击,两把武器在刚刚的打斗过程中都有着不同程度上的损伤。“啧”一个不留神便被对面的冲击将凝晶甩到了身后,“这可就有点糟糕了。”安迷修在心中暗暗喊道。来不及去将剑捡起,怪物就不停歇的又冲了过来,在确认凝晶掉落的位置后安迷修用流焱挡在身前,当对面冲过来后便借力向后退去顺势拔出插在地上的剑。

  对面似乎是在等待着最佳的进攻时间将对方置于死地,它用眼睛紧紧的盯着安迷修的举动,身体却没有丝毫移动的迹象。

  用手背抹去嘴边的血迹强行忍住喉咙处的不适感,“最后一击吗?”安迷修绿色的眼睛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明亮“那就来吧。”武器交叉挡在胸前摆出防御的姿态。在对面过来的时候安迷修微微侧过身,用尽全力将双剑划过怪物的身侧没有覆盖鳞片的柔软部。

  看着不得不去修复的凝晶和流焱,安迷修满脑子充斥的只有疲惫二字,完全没有查看积分的想法,但喉咙间的不适感和刚刚吐出的带血花瓣则提醒着安迷修还有另一个严重威胁到生命的问题要去解决。

  在安迷修消失在雷狮视线中的时候他才从树后面走出来,狠狠的盯着安迷修离去的方向数秒后才转身离去,抗在肩上的雷神之锤也随之消失。

  

———————————————————————————————

依旧没有多少雷总的戏份,对不起他

评论(2)
热度(5)

© 雪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