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羽

All叶
All业
花爷受。
优米不逆
安右,主雷安不逆。

【雷安】向分手六个月的前男友发我喜欢你的结果

ooc抱歉

———————————————————————————————

  骰子是个好东西,但对于运气不佳的比如说安迷修这种十把中有九把绝对是垫底的人来讲这就是灾难性的了。比如现在,安迷修拿着手机时不时抬头看看周围的人之后又低下头重新一动不动的盯着手机看,面如死灰就是形容现在的安迷修的状态。

  “安迷修你能不能快点,别磨磨唧唧的。”随着凯莉不耐烦的声音,周围响起了一片附和声。

轻咳两声“额……凯莉小姐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吧?”

  先不论双方尴不尴尬,反正这辈子大概都不会见了,安迷修并没有把前半句话说出来“万一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再让那位小姐生气多不好对吧!”

  话音刚落就看见凯莉用一种复杂而又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他“他没有女朋友,而且这只是作为你输了的惩罚而已,你再不发我就帮你发了。”

  “这怎么好意思麻烦凯莉小姐你呢,还是我自己来吧。”安迷修以一种跟吃了中药的表情快速打好字,在发送键处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闭着眼强迫自己摁了下去。

  “好了吧?”安迷修将与雷狮聊天的对话框展示给凯莉,屏幕中显示只有三条刚刚发送的消息——我喜欢你。

  凯莉狡黠的笑道“当然,不过现在玩的也差不多了,改天继续啊。”

  安迷修无奈的笑着皱了皱眉,心下感叹着如果可以就别有下次了吧。

  在将凯莉小姐和几位顺路的人送回家后,回到自己家中换好衣服的安迷修并不想去打开手机,而是选择直接关机去逃避可能接收道的消息。

  “怎么?想复合?”

  关机键刚摁下去还没等滑动条出来,一条消息通知弹了出来。分手半年后再次收到对方的信息,使得看到消息的安迷修有些愣神,紧接着又有两条的消息的提示将安迷修拉回了现实。第一条是一张图片,一张两只手十指紧紧相握的照片。第二条则是雷狮用文字说的话“我女朋友”

  “看吧凯莉小姐,我就说他有女朋友吧!这位美丽的小姐真是对不起,这只是个游戏!”安迷修在心中不断地向雷狮的女朋友道着歉。

  安迷修平静了一下现在复杂的心情“恭喜啊。”

  “下周就婚礼了,我会给你发请帖的到时候再说也来得及。”

  这可就算了吧,请前男友去参加婚礼也亏你想的出来。即便是这样想着安迷修也还是打下了“好的”二字,在确认发送后不等回复直接退出了聊天界面,将手机关机扔在一边。

  横躺在床上,安迷修伸手将床上的枕头拿过来抱在胸前,之后像是为了解气一般锤了两下“混蛋恶党。”

  过了两天安迷修收到了一封来自雷狮的信件,拆开后里面是婚礼的邀请函和一张写着着装要求的纸条。

  “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来宾着装还有要求的。”

  安迷修一边阅读着要求一边忍不住地吐槽着,直到在看到邀请函上雷狮的照片,安迷修用手指轻轻拂过照片上雷狮的眉眼。

  电话的提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在看到来电人的时候安迷修差点直接手一抖按了拒接。

  “你怎么接的这么慢。”雷狮明显不耐烦的语气透过电话传了过来。

  我没给你拒接就不错了居然还嫌慢?安迷修在心里回应着,刚张嘴准备说话就被电话另一边的人打断了。

  “记得按照要求来,不然丢脸的可是你。”

  “哦那我不去了,拜拜。”话一说完安迷修就觉得这是要完的节奏。

  安迷修立刻赶在雷狮开口前尴尬的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去参加前男友的结婚典礼不是很好对吧?你看万一有点什么事情就说不清了是吧。”所以你还是赶紧给我同意然后我就要去忙了,再见吧您。

  “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不跟你废话了,要是当天没来你就完了。”

  挂了电话安迷修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雷狮家在哪里,现在他只想把新买的手机狠狠的砸在他的脑袋上让他好好清醒一下然后从此各走各的路可就别联系了。用安迷修的话来讲,跟雷狮讲话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夭寿。

  受到了头一天晚上凯莉小姐的点拨,到了雷狮婚礼的那一天,安迷修一大早就爬起来整理自己的仪容,并且按照雷狮纸条上的要求穿了白色的西装。在收拾好一切准备出门的时候,安迷修将一个纸袋子从卧室拎出来放到了门边上“这样就挺好的。”

  在安迷修到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知道他和雷狮曾经的关系的人都忍不住地往他所在的方向看,安迷修只好在尴尬的冲着他们笑了笑的同时咒骂着雷狮并混入其他来宾之中。

  看着台上的主持人安迷修心想“果然还是不该来的。”

  当主持人宣布有请新郎新娘出场的时候安迷修下意识的低下头看着手上拿着的酒杯,不去看接下来的画面。

 “我雷狮这辈子只喜欢过一个傻子,所以安迷修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雷狮的声音传到安迷修的耳中,让他瞬间抬起了头看向雷狮,眼里充满着不解。

  “婚礼是真的。”雷狮跳下台子大步走到安迷修身前拿出戒指单膝跪下“但是新娘是假的,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所以我有选择拒绝的权利吗?”安迷修轻声问道。

  雷狮站起身将戒指直接给安迷修戴上,态度强硬的说道:“当然没有,你想都别想。”

  看着前一秒还在雷狮那里,后一秒就戴在自己手上的戒指,安迷修无奈的说道:“那你还问我做什么?你不是都知道的吗。”

  听了安迷修的话,雷狮直接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回答。一吻毕,雷狮直接跳过了其它步骤让来宾们随意就好。

  “干的不错。”

  “那当然,也不看看本小姐是谁,这种小事还搞不定我也就不配称为星月魔女了。”

  在安迷修不注意的时候雷狮和凯莉悄悄地对着口型,两个人露出了像是奸计得逞了一般的微妙笑容。

  当婚礼结束来宾们都离开后,雷狮双手轻轻捧住安迷修的脸虔诚的在对方嘴唇上落下一吻。

  “我爱你。”

  “我爱你。”

  两个人同时说道,相视一笑。

———————————————————————————————

安哥的袋子里装的是以前跟雷狮在一起的照片等物品。

婚礼时雷狮策划的,为了有契机让安哥过来,所以联系了凯莉一起给安哥下套,所以凯莉是故意提的这个惩罚。

两方分手原因其实就是小吵架,但是谁都不想先低头就成这样了。


评论(4)
热度(115)

© 雪羽 | Powered by LOFTER